电子游戏

即时满足感的诱惑 特斯拉成为年轻求职者的“香

2019-07-07 17:52 电子游戏

  虽然特斯拉公司遇到了一些麻烦,工作量大,节奏快,但是对于年轻求职者来说,特斯拉的工作机会依旧难以拒绝。在特斯拉,他们能够获得即时满足感。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26日消息,虽然特斯拉公司遇到了一些麻烦,工作量大,节奏快,但是对于年轻求职者来说,特斯拉的工作机会依旧难以拒绝。在特斯拉,他们能够获得即时满足感。

  一年前,当兰德勒·库普弗(Landon Kupfer)受聘于特斯拉公司,在其加州费利蒙工厂解决汽车质量问题时,他本以为自己的硅谷梦不再遥不可及。

  在特斯拉工作的福利包括驾驶特斯拉汽车,打动那些对于在科技行业最热门品牌之一的公司工作感到好奇的朋友和陌生人。“得到在特斯拉工作的机会令人十分兴奋,”23岁的圣何塞本地人库普弗说,他曾经修过车,安装过车窗户,但是认为特斯拉的工作会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但是,他的兴奋之情很快遇到了特斯拉汽车量产的复杂性。这正值特斯拉史上最受关注的一段时期,该公司努力提高大众化车型Model 3的产量。每一周,库普弗的团队都在努力完成更加严格的生产目标。“我们的工作都有一个目标。完成这个目标也不是多大的事,接着会有新的目标,”他表示。几个月后,他离开了湾区,搬到了得克萨斯州,这里的生活成本更低些。

  对于许多年轻工程师和其他渴望推动环保汽车,拥抱创新的其他求职者来说,特斯拉的工作机会是一个很难拒绝的职业发展机遇。

  当他们加入特斯拉后,许多人表示他们意识到这也意味着长时间工作和疯狂的工作节奏。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很快会导致他们感到疲倦,接受其他渴望挖角特斯拉人才的科技公司的工作邀请。

  在校园职业社交平台Handshake上,特斯拉是最受欢迎的雇主之一。超过27.5万家雇主利用Handshake进行招聘。根据对Handshake上面的900万学生和毕业生用户的分析显示,在2016至2017学年,特斯拉收到的求职和实习申请超过了其他任何公司。刚刚过去的这个学年,特斯拉收到的申请略低于摩根大通公司。

  特斯拉发言人称,整体来说,特斯拉去年收到了近50万份申请,大约是2016年申请量的两倍。“求职者对特斯拉的兴趣每年都在增长,”特斯拉全球招聘副总裁辛迪·尼克拉(Cindy Nicola)表示。

  基兰·卡鲁纳卡兰(Kiran Karunakaran)称,当他在2015年获得特斯拉的邀请担任工程师时,特斯拉为他提供了9.5万美元的薪酬和股票期权。那时,他在一家费城电子公司工作,年薪为8万美元。尽管苹果公司同时为他提供了11.5万美元薪酬,但是29岁的他选择了特斯拉。他表示,这是一个想都不用想的决定。

  其他特斯拉员工也表示,他们拒绝了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Waymo、Uber等其他公司的工作邀请。这些公司提供的薪酬比特斯拉高出20至50%。

  “真正吸引年轻人来特斯拉的是即时满足感,”卡鲁纳卡兰称,“你会看到自己开发的这些不可思议的产品在几个月内被推向市场,开上道路,”他表示。在特斯拉工作三年后,他在今年5月份离职,为了他妻子的工作去了西雅图。这距离他的股票期权完全归属仅仅还有一年时间。

  特斯拉从擅长培养机械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的学校招聘员工,而不只是从顶尖咨询、科技和金融公司经常光顾的常春藤联盟寻找人才。刚刚过去的9月,两名特斯拉员工在波士顿伍斯特理工学院举行宣讲会。有超过60名学生准备就特斯拉汽车组装,今年生产延期时面临的工程问题进行提问。

  特斯拉在今年6月宣布裁员9%以节省成本,其中并不包含工厂工人。当时,Twitter上到处都是一些受裁员影响的特斯拉员工的溢美之词。他们因为自己的经历而称赞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我并不后悔贡献我的一切,告别是我最后的贡献。我会因自己的参与为特斯拉欢呼,”一位丢掉工作的销售经理在Twitter回复马斯克称。

  与此同时,其他员工则厌倦了工作量和特斯拉发生的一切,离开了特斯拉,跳槽到了Waymo、Lyft或亚马逊公司。自从Model 3在2016年春天发布以来,已有50多位特斯拉高管已经离职,包括CFO和销售、人力资源以及公共总监。马斯克成,人员流动很正常。外部观察家则质疑,马斯克的微观管理方式是否伤害了员工士气。(编译/箫雨)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