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中国式打假:晚会江湖暴力暴利

2019-06-17 17:09 电子游戏

  阎肃为此很犯愁。那时候的假冒商品,最多的是化肥和农药,总不能开门见山,直接写 化肥是假的,农药是假的 ,也不能把手表、皮带、皮鞋、热水器写到歌里去吧?

  他后来回忆说,想来想去,只能写得朦胧一点,将那些假的、差的、坑骗顾客的东西,虚化成一个纷扰的世界,需要人们认真识别。

  2013 年,央视 315 晚会直播过程中,美国苹果公司刚刚被曝光在华售后政策存在歧视。影星何润东义愤填膺发了条微博声讨:

  苹果竟然在售后玩这么多花样?作为 果粉 很受伤。你们这样做对的起乔帮主吗?对得起那些卖了肾的少年吗?果然是店大欺客么。大概 8 点 20 发。

  文末一句穿帮的 大概 8 点 20 发 ,火了,比被声讨的苹果本身还火。

  1991 年,3 月 15 日,晚 8 时。中央电视台 消费者之友专题晚会 开播。

  这台晚会的导演王宝安很快就发现,十部电话根本不够用,一些打不进电话的观众,急吼吼地把有质量问题的商品带到直播现场,请求曝光。

  虽然曝光力度不够大,形式也并不完善,但在中国经济蓄势待发的时期,在中国消费者尝到改革开放甜头,同时也正承受假冒伪劣产品带来的痛苦时,为消费者正确维护自身权益起到了很好的启蒙作用 消费者们的维权意识被唤醒了!

  总之,晚会称得上一炮而红,而它在不经意间开启了央视举办 315 晚会的传统。到今年,是第 29 届,从未间断。

  在央视内部,315 晚会被称为 上半年的春晚 。所不同的是,春晚露脸,身价倍增;315 晚会露脸,非死即伤。

  在中国北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县城——河北新乐县,农畜产品专业市场兴起,假货问题也让人头疼。当地工商局突发奇想,要成立一个 维护老百姓利益委员会 。

  一天,该局局长袁荣申在读报,看到《参考消息》上关于美国保护消费者利益协会的报道,当即与众人商议,决定学习美国,把酝酿中的机构改名为 新乐县维护消费者利益协会 。

  到第二年年底,全国性的消费者保护组织——中国消费者协会,终于成立了。数年后,中消协成为央视首届 315 晚会的联办单位。

  时任国家商业部部长胡平,到湖北省调研,期间在武汉逛商场时,花 49.5 元买了一双皮鞋。穿了不到一天,鞋后跟就掉了一大块。

  新华社记者陈芸,无意间听到这个笑话,采访后写了篇报道《商业部长买鞋上当记》。很快,这个笑线 多家省级以上报纸都转发了。

  1992 年 3 月,在全国两会上,近 600 名人大代表递交了 20 多份议案,要求尽快制定专门法规保护消费者权益。

  仅仅用了一年半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就全票通过,予以公布,堪称神速。

  315 晚会导演王宝安说,1993 年这一届晚会, 规格高,不仅仅是十几位部长莅临晚会接受采访 还有节目曝光内容选择的主导权除了编导的意见外,也已由过去的群众组织转移到政府部门手中了。也就是说,由政府职能部门国家技术监督局配合我们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315 晚会由群众的行为转变成了政府的行为 。

  1995 年初,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一年后,22 岁的王海想要试探它的威力。

  作为这部法律的起草人之一,何山一度无比惆怅地在公开场合说,看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贯彻得不好,一年多了,为什么还没有人出来买假货?

  这部法律明确规定了 假一赔一 ,但在假货横行的年月里,竟然还没有人祭起这个条文向售假者索赔。

  王海先是在北京隆福大厦买了两副索尼耳机,很快意识到这可能是假货。紧接着,他知假买假,又一口气买进了 10 副。随后,向消协投诉,对商场发起索赔。

  尽管为了证明这些耳机是假货颇费周折,但最终,王海还是拿到了商场 800 元的赔偿。

  他如法炮制,频繁地在北京一些商店里购买皮带、皮夹、耳机等假货,然后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向商家索赔。

  在公众领域,王海被塑造成两张面孔:媒体称他 打假英雄 ,商家则称他 刁民 。

  同年底,王海获得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颁发的 消费者打假奖 ,奖金 5000 元。

  王海的打假行动,有利于落实《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设立 消费者打假奖 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持、鼓励更多的王海类的消费者积极参与打假工作,把假冒伪劣商品赶出市场,切实保护广大消费者利益。

  在这之后,王海从一个人,变成了一种现象。全国多个城市,都出现了当地版的王海。

  如今的年轻人,已经很难理解一个习惯戴墨镜的草根打假人,当年红到了什么程度。

  崔永元,那个如今在微博上打假、揭发明星合同潜规则的主持人,把演播现场变成了针对王海现象的辩论会。

  现场一名观众,是消费者协会投诉监督部的工作人员,发言说: 我认为应该提出一个口号,这就是希望千百个王海站起来,对市场经济进行监督,促进我们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健康发展。

  这番话,立即遭到北大经济学教授肖灼基的怒怼: 要王海他们这样的人来保护消费者权益,那你们的责任在哪里呢?出现王海这种现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说明你们的工作做得不够。

  如今再看,年年打假年年假,这已不是一个直接的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玄之又玄的哲学命题。

  多年后,中消协点名了商品房、电信、邮政、汽车等各行业的数十条霸王条款,但被点名的对象,一个个不动声色,不予理会。时任中消协副秘书长董京生无奈感慨一声:

  315 晚会高歌猛进了许多年,对企业形成巨大的震慑力,却难免在关键的年头遭遇尴尬。

  2009 年,315 晚会前一个月,一家上市公司的掌门人,千里迢迢从国外赶回北京总部。他阅读媒体监测报告,派人到央视登门拜访,寻找蛛丝马迹。他告诉管理团队:

  之前一年,中国爆发了堪称史上关注度最高的毒奶粉事件。公众对食品安全领域的愤怒情绪,累积到了极限。

  曾经一度,我们在 315 晚会上看到了正义、勇敢与责任,可以说 315 晚会是消费者维权的一座里程碑。如今,晚会的娱乐性被增强,商业性被放大,而建立商业诚信、呼唤法制维权的初衷被淡化。

  纵观这些年,人们发现,消费安全领域的所有大事件,没有一件是 315 晚会揭露的。

  315 晚会赞助商的出现,给惧怕被点名的企业,留了个后门。打假人士方舟子曾公开质疑,央视 315 晚会疯狂为莆田系保健品 珍奥核酸 打广告,无异于助纣为虐。

  2012 年,315 晚会曝光麦当劳出售过期产品:一对保存时间 30 分钟的鸡翅,超过保存期 1 小时 24 分钟仍然在卖,是可忍孰不可忍!

  315 晚会放着更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不管,却屡屡做一些吹毛求疵的曝光,终于引起了公众的反弹。

  在传播学领域,有个专门的词叫 对抗性解读 。公众知道央视想干什么,然后他们用一种与其意图完全相反的方式,进行了意义的解构。

  2013 年, 大概八点二十发 乌龙事件,再次引发 315 晚会公信力的坍塌。

  2014 年,时任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因受贿被捕,涉案金额 20 多亿元。

  郭振玺多次策划 315 晚会,他的落马依稀揭开了这台晚会的黑暗一角,并坐实了历年来公众对这台晚会退化成权力寻租场的质疑。当时报道说:

  郭振玺一直被视为电视界的重量级人物。他在央视工作了 22 年,担任过央视财经频道和广告中心两大核心部门负责人。在央视,人们都知道郭振玺的牟利之道:即左手用 3 · 15 晚会 打压企业、右手靠 年度经济人物 拉拢企业,形成了独特的红黑敛财术。

  315 晚会,作为一台庙堂上的晚会,每年有多个政府部门派人列席现场办公,贯彻和实现国家权力意志。但它给人的印象,是更擅长利用高强度曝光,调动舆论,激发民愤,借此实现对被曝光者的道德吊打。

  相反的,出身江湖的王海们,却成为法律的忠实拥趸。知假买假,一切索赔,均以法律为利器。

  王海出名后,成立了职业打假公司,还出了本畅销书。但在 21 世纪初,他有 10 年时间从公众媒体中消失。

  他的打假和创收,早已不需要舆论关注。用他的话来说,只要吃透法律,掌握独门技巧,就行。

  2013 年底,受雇于某打假公司的律师黄立荣,用望远镜和照相机对紫禁城国医馆进行监控取证,被对方发现,遭到暴打,10 根肋骨骨折、肝脏破裂。

  这本来是找到我们的一个案子,但我们没接,黄立荣刚好去我们公司应聘,听到了这个,就自己去联系对方接了下来。

  此后,他原本 200 多人的打假团队,主动收缩,减少至 30 多人。他参加电视节目录制,主持人让他把墨镜摘掉,他不肯,说:

  顶着 中国打假第一人 的头衔,王海也越来越现实。他见惯了这个江湖人进人出,什么人都有,有做技术的,有做鉴定检测的,还有工商局的人,白天上班,晚上打假。

  打假从来和正义无关,赚了钱才能更高尚。 早年颇有些理想主义的王海,现在说话真实得跟这个时代一模一样。

  200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颁布,规定了史上最高标准的 假一赔十 。职业打假人逐利而来,时隔十年,1990 年代后期的职业打假盛况再现。

  一些丧失底线的职业打假人,很快遭到报应。藏家平、刘江等一批职业打假人,均以敲诈勒索罪锒铛入狱。

  新京报曾采访职业打假人王全忠,王全忠说,王海与朋友交往,表现得很谨慎,从来没有带哪个朋友去家里。

  从 1991 年央视首届 315 晚会算起,中国的消费维权已近而立之年。

  中国媒体舆论监督的能力,并非出于节目所曝光的内容,更多地是体现在谁在曝光,在哪个平台曝光。

  王海当年出书,起名《我是 刁民 》。刁民是古代官府对不受秩序控制的百姓的蔑称,起初被打假的商家,拿过来丑化他,他也拿过来自用,一下子就消解了其中的负面意义。

  1992 年,第二届 315 晚会,央视曝光了霞飞等 8 家化妆品企业的质量问题,导致后者销量大跌。

  霞飞当时是国产化妆品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自认产品符合轻工业部的规定,没有质量问题,于是指责央视 摧毁名牌 搞垮民族工业 。

  事情惊动到国务院,轻工、卫生、商业等多个部门开会调解,认为央视曝光霞飞的产品包装问题,是吹毛求疵,忘记了当前主要任务是打击假冒伪劣问题,不是揪产品包装的小辫子。 对不碍大局的问题,不能让企业受损失

  3. 澎 · 湃 · 新闻:《郭振玺朋友圈分红、黑系 ,任财经频道总监 8 年捞 20 亿》,2014 年 6 月 17 日

  4. 申志民:《 打假第一人 王海:从两副假耳机到 30 万 打假起步价 》,《新京报》,2015 年 03 月 23 日 A12 — A13 版

  5. 韦长伟、唐慧慧:《嵌入仪式的治理及其效果:基于央视 3 · 15 晚会的分析》,《甘肃理论学刊》,2018 年第 5 期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