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美限制高科技产品对华出

2019-05-06 23:56 电子游戏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国对美投资已成断崖式下降。美国荣鼎咨询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1~5月,中国公司在美国完成的并购和绿地投资仅为18亿美元,与2017年上半年相比下降超过90%,这是过去7年里的最低水平。

  走出去智库(CGGT)认为,中国对美投资的跌势短期内难以扭转。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声明称,支持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限制中国对美国科技公司投资的审慎做法,并表示加强并购安全审查可以保护美国敏感技术外流。

  走出去智库(CGGT)观察到,虽然特朗普声称限制对美国科技公司投资适用所有国家,但是可能对中国执行得更严格。在这一压力下,本已跳水的中国赴美投资预计仍将继续下跌。

  此外,针对中国的高科技行业,美国采取的另一项限制措施是将限制美国科技企业对华技术出口。走出去智库(CGGT)合作伙伴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美国宏观投资服务主管KathyBostjancic指出,相比限制中国投资的措施,限制美国科技产品出口的措施将会更令人关注,并且会招致美国企业的强烈反对。

  走出去智库(CGGT)特将KathyBostjancic的这篇分析报告翻译成中文,分享给关注中美经贸关系的各位读者。

  1.美国限制中国对美技术领域的直接投资,对美国整体经济影响不大,但由于来自中国的投资额占外国对美科技公司投资总额的20%,因此对技术领域的影响会显著得多。

  2、中国在美国高科技产品出口市场中占比10%。因此从短期来看,限制技术出口的政策措施更令人关注,也是最可能招致美国科技公司强烈反对的。

  除关税外,特朗普政府正在起草两项新的政策措施,旨在限制中国对美科技公司的投资,并阻止美国对华输出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技术。

  第一项措施旨在限制中国对美技术领域的直接投资。鉴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仅占外国在美投资总额的2.5%、美国GDP的0.05% ,此限制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很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由于来自中国的投资额占外国对美科技公司投资总额的20%,因此此项举措对技术领域的影响会显著得多。

  第二项措施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商务部负责起草,旨在限制美国高科技产品的对华出口,以阻止重要技术秘密被转移到中国。但由于美国高科技产品出口中,10%是出口到中国市场的,因而此举可能招致美国科技公司的强烈反对。

  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特朗普政府曾计划于6月的最后一周晚些时候动用1977年制定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来施加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限制(CGGT编注:6月26日,特朗普称可能放弃限制中国资本投资美国科技的计划,而仅依赖于CFIUS进行限制。27日,美国众议院以400:2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该法案将扩大CFIUS的投资审查范围)。IEEPA赋予了美国总统在美国国家安全、外交政策或经济安全存在“不非常规和巨大威胁”的情况下,施以经济制裁的广泛权力。

  特朗普总统有权力单方面就中国对美技术领域的直接投资施加限制,此举措也获得了美国两党议员的共同支持。随着中国高技术附加值产业的进一步发展,美国政府中不少人把中国视为对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威胁。“中国制造2025”主张中国大幅提升工业水平,在高科技制造领域(如先进信息技术、机器人、航空航天、高科技交通运输、通信技术以及生物制药等)能够不再依赖国外技术,这大大加剧了美国方面的担忧。

  2016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达到了107亿美元。在4218亿美元的外国对美直接投资总额中,中国投资占比很小,仅为2.5%,在美国当年GDP中仅占0.05%。因此,限制中国直接投资对于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很小。而且近期有报告称,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已经减少。

  然而,正像加征关税造成的冲击一样,尽管投资限制对美国宏观层面的影响较小,但对美国技术领域的不利影响会更为显著。原因是,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技术领域的外国资本中,来自中国的投资占比逐渐攀升, 2016年甚至达到了20%的(如图1所示)。

  此外,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商务部正在起草关于管制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的方案,阻止重要技术秘密被转移到中国。

  美国高科技产品对中国的年出口额为350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在美国高科技产品出口市场中占比10%(见图2),在美国总出口市场中占比1.5%,相当于美国GDP的0.2%。从短期来看,限制技术出口的政策措施更令人关注,也是最可能招致美国科技公司强烈反对的。在美国政府征求业界对这一措施的反馈意见的这段时间,我们将目睹这一现象。

  (译者:管煦。内容以英文为准,英文原文可以向CGGT索取,如有需要请给CGGT微信公众号发送联系信息。)

  她负责评估宏观经济事件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她的职责是向美国资产管理行业公司提供经济前景预测及潜在影响,同时也是OE的新闻发言人。Kathy女士领导和协调了多个向美国客户提供的咨询项目。

  牛津经济研究院最早起源于牛津大学商学院,于1981年成立,总部设在英国牛津,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独立咨询机构之一,提供覆盖200多个国家,120多个行业,3,000多个城市的宏观经济研究报告,经济预测与分析工具。

  我们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设有区域中心。办事处覆盖全球22个办事处,包括贝尔法斯特,芝加哥,杜拜,米兰,巴黎,旧金山,华盛顿和香港。团队拥有350名员工,包括200名专业经济分析师,行业专家和商业编辑,具备全面的研究技术与领先思维能力,专注于计量模型,情景框架,经济影响分析,市场调查,案例分析,专家讨论和网站分析。此外,我们还拥有一个聚集500多个经济学家,分析师和撰稿人的全球网络,为经济研究提供专业支持。

  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中美全面贸易战可能性增强,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因此加大【走出去智库】

  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 中美深层次经济矛盾仍未解决,将对全球经济带来重大影响【走出去智库】

  牛津经济研究院-走出去智库论坛 首席经济学家:最大的下行风险是美国贸易政策【走出去智库】

  走出去智库(CGGT)定位于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并购实务,由国内和国际一流专业机构— 投行、法律、会计、风险管理、银行、品牌、人力资源、估值、数据信息9个领域的专家团队共同发起或合作,在全球范围内约200个国家/地区拥有专业资源。

  Adrian Cooper(阿德里安•库珀) 现任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经济学家,主要负责监督所有牛津经济学院的全球经济预测分析和咨询项目,带领并管理全球20个办事处的200名经济分析师团队。 Adrian负责领导牛津经济学院的咨询项目,其中包括了欧洲,美国,非洲和亚洲政府部门的政策咨询,行业预测和分析,投资建议等等。 在亚洲Adrian也会为领先的企业和政府机构就全球和地区宏观经济发展提供咨询建议。

  Louis Kuijs (高路易) 现任牛津经济研究院亚洲区经济研究主管,常驻香港。主要负责亚洲地区宏观经济研究与预测,带领并管理区内的经济研究团队。加入牛津经济研究院之前,Louis曾在多家公营和私营金融机构担任要职,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并曾在苏格兰皇家银行驻香港大中华区出任首席经济学家。在供职於世界银行北京办事处期间,他创立并主写中国经济季度报告,广受好评。Louis还在世界银行有关“十一五”规划中期评估工作专案中担任主要负责人。Kuijs先生是著名的中国经济问题研究专家,他定期为各大国际媒体,包括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彭博社,CNBC供稿。

  北京时间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期专注于智能制造领域,积极探索国外先进技术与中国转型升级的结合模式。国内某上市公司原总裁,熟悉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制造业,擅长国际化布局和国际业务开拓。

  主要执业领域为跨境公司和商业交易法律事务,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公司并购、项目融资、电信、高科技交易和战略伙伴安排等业务领域有丰富的经验。

  -代理著名中国国家石油公司的子公司,一家地质勘察公司,就其拟收购一家在全世界25个国家有经营机构的某外国石油服务技术公司提供法律服务;

  -为数家中国公司在罗马尼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投资新能源项目提供法律服务;

  -代理著名的中国矿业贸易公司,就其收购美国铝冶炼厂以及投标牙买加铝土矿和冶炼经营机构提供法律服务;

  -代理著名的中国铝冶炼厂,就其拟在印度某铝土矿合营公司进行投资提供法律服务;

  -代理著名中国电力投资公司,就其拟于俄罗斯政府拥有的电力投资公司进行合营提供法律服务;

  -代理著名中国石油公司,就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对伊朗制裁过程中牵涉到的该公司在伊朗的投资经营事务提供法律服务;

  -代理著名中国家电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就其在欧洲的投资项目和交易提供法律服务;

  蒲凌尘,走出去智库(CGGT)特邀专家,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讲座教授。在业内被称为“中国反倾销第一律师”。在世贸法律、反倾销法、保障措施法、反补贴法、海关法、普惠制、竞争法、投资法领域具有突出的专业能力。曾被商务部聘为“WTO多哈回合反倾销反补贴规则谈判技术顾问小组”顾问。曾任北京律师协会WTO与反倾销专业委员会主任,比利时鲁汶大学法学院、比利时安特卫普政法学院、武汉大学WTO学院客座教授。

  在近30年的法律实践中,承办逾百起案件。在WTO争端案件中,代理中国政府参与多起WTO争端解决案(中国诉欧盟皮鞋案,中国诉欧盟禽肉案;参与越南诉美国暖水虾案,阿根廷诉美国动植物措施案,印尼古巴诉澳大利亚烟草平装案,阿根廷诉欧盟生物柴油案);在应诉反补贴调查案件中,代理中国政府和企业应诉欧盟、美国、加拿大、埃及、南非等调查;在贸易救济案件中,代理企业和行业协会应诉行业损害调查,以及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调查以及各类的复审调查程序,涉及欧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土耳其、印尼、越南、马来西亚、俄白哈、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在法院诉讼案件中,协助代理中国企业上诉欧盟一审法院、高等法院,并获得了数案胜诉。

  承办多起商务部的研究课题,发表《世贸DSB专家组就倾销幅度“归零”做出的裁定对欧盟和其他国家的反倾销立法和实践的影响》 、《中国企业应诉欧盟反倾销市场经济地位的“误区”》、《中国企业如何应诉反倾销调查》 等专业文章,代表作《应诉欧共体反倾销律师业务》(40万字)得到学院、律师界的好评。

  2018国际知名法律评级机构《法律500强》WTO/国际贸易领域领先律师;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